惑止

平遥古城

从古城离开在一个上午,旅店的老板叫了司机来接我们。

他就像大多数的司机那样,皮肤黝黑,面容平和。

就像在大街上与你擦肩而过的影子一样让人无法记得。

 

在昨天的暴雨之后,古城的温度回复的很快,不久就觉得燥热。

同行人与司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,在这种环境中,精神很快就飘忽了起来。

 

“你们这儿房价如何?”

“以前还凑合,现在吗…”他一扫面前的建筑,“有的地方已经涨到2万了,谁知道小老百姓哪一天能买到房子呢……”

在哪里,都会有这样现实且无奈的对话。

直到一段话唤醒了我。

“听说你们以前这里有土匪出没?现在总该没有了吧?”

司机的愁色更加厚重,“我的爷爷就被土匪绑架过,当时还没有现在的路,只要想离了这次城到外面做生意,就只有从山上过的那一条路,不然你想过去,就得多走大半个月,我们家以前是在古城第一家开照相馆的。”

“所以你们就被土匪盯上了?”

“对,当时他们找我们要1500元大洋。”

“啊?这就算卖了店也交不起啊?”

“我爷爷当时卖了布店,粮店,又找亲戚东拼西凑,才把人赎回来,他们没撕票就不错了。当时大奶奶和爷爷刚结婚,就出了这事,活生生气死了。再之前,慈禧也来过这里,上面就出了命令,规模不等的店面都等出钱凑资。当时她走的时候,拉的是满车的金银。”

“……不能不交吗?”

“不交命就没了,当时的年代,杀一个人是多随便的事情。”

“再之后,日本人就把这儿占领了,他们倒是没怎么祸害人,见了人还给糖吃。他们当时把城墙挖了一个洞进来的。就是有时候会欺负这儿的人,让他们去洗衣服,或者看上谁家姑娘就直接抢走了。”

“这还叫不祸害?”

“他们没烧杀抢掠就不错了,谁能指望更多?他们当时在城南角修了一个炮楼,就直接建在从城墙上面,所以这里能难被攻破,直到解放后这里才回归。”

 

我从未想过一个人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自己经历过的苦难。

很快就分别了,我拖着行李箱,看着车子远去的背影。我终于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做古城了,因为他的精神寄存于人的灵魂中,并一代代的流传下来。